西泾

放杂物

记录一下

一个很久以前的梦了——最近做的梦总是在醒来的时候就忘记。


梦里是我和tt两个人,跨越过各种奇异的地方,最后来到一个湖。

湖是很清澈的蓝,而且很大,延伸到视线之外,但很浅,红色的珊瑚从湖心生长出来,一直蔓延到湖边的礁石下面。小鱼在珊瑚丛里游来游去,贝类像珍珠一样撒在白色的水底,连沙子都特别细腻。

我和tt踩着珊瑚走向湖心,水很清凉,水面漂浮着非常淡的雾气,用手一搅就散开了。当我们站在湖心时,天上白色的鸟群俯冲下来,在水面绕着我们低低地盘旋,有时能带起一串水波。

这个时候风刮起来了,空气很清新。

【突然按下开关】


灵感来自p2!

深夜犯罪_(:q」∠)_


总觉得会被屏

被屏蔽就……顺其自然(。

可以的,噶生过了,76也生过了,接下来要轮到麦克雷了。
185一个都跑不了(笑
同一个身高的嘛,最要紧是齐齐整整。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真理。

【麦R】Tatoo

夏几把写,大家随便看看。

大概是二十出头的麦克雷和三十出头的莱耶斯,特别轻松,特别纯洁。


麦克雷走进了一家纹身店,他想在身上纹一把枪。

这家店被他的朋友们大加赞誉,说的全都是老板手艺好、老板手艺好、老板手艺好、老板身材棒、老板低音炮、店里员工一级养眼之类的话,于是他拿着手机在导航的指引下顺着小巷子七拐八弯找到了这家店,店面又小又隐蔽,如果不是有朋友事前的提醒,他大概会与它擦肩而过。

店面的内部看起来比外面大很多,装修非常简洁明亮,黄色的灯光也让人感到放松,现在没有别的客人,两名店员姑娘各干各的事,听到推门的风铃叮当声才抬起头看见了麦克雷。

“先生要先看看图册吗?”

说这话的是两位店员的其中一位,最引人注目的是她剃掉一半、染成紫色的长发,那显得她妩媚又充满危险。她把一杯水放在麦克雷面前,指甲上粉蓝渐变的美甲闪闪发光,手指纹满了像是代码一类的图案。

“不,谢谢,我已经有想要纹的图案了。”麦克雷说。他左右环顾了一下,店里除了他和这位紫发女孩就只有在角落里对着白纸涂涂画画的另一位店员,完全看不到传说中“技术好”、“身材棒”、“低音炮”的老板的影子,他忍不住问道:“事实上,推荐我来这儿的朋友建议我先把图案给老板看看,他能帮我做出最完美的改动……不过老板现在在哪儿?”

也许是麦克雷的错觉,紫发女孩速度极快地翻了个白眼。她抬高声音对着角落里的那位喊道:“我们的老板又迟到啦……艾米丽,劳驾你以后按时叫我们老板起床好吗?”

“我每天都提醒他设闹钟,把他的闹钟黑掉的人是你,黑影。”艾米丽远远地看过来,眼睛是琥珀一样透亮的颜色。她把麦克雷打量了一圈,然后站起来走到收银台那儿拿起电话拨了一串数字。她的背影相当美好,长发高高束起,有着纤细的脖子和瘦削的肩膀,吊带背心裸露出来的大片皮肤上盘踞着一只蜘蛛。又是一位危险的美人儿,麦克雷想到。接着艾米丽简短地说了几句便放下电话,随手指了指收银台后面通往二楼的楼梯:“老板让你带着你的图纸直接上去。”

麦克雷绅士地对着女孩们道谢,然后爬上二楼——这一层显然是私人空间,到处都是生活的气息,有沙发、衣柜、桌子和床,摊着看过的报纸和一些夹着书签与便签条的画册,还有换下来随手扔在洗衣篮里的衣服。他顺着刀叉碰撞的声音来到小阳台,这里阳光充足,摆着一张小圆桌,桌边坐着一个拉美裔男人,穿着背心,露着两条花臂,正在吃早餐——或者是午餐。

“老板?”麦克雷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出声问道。

老板看了他一眼,对着另一把椅子抬抬叉子示意他坐下,等嘴里在咀嚼的东西咽下后才回答:“叫我莱耶斯。——你的图案给我看看。”

麦克雷马上打开他的pad递给莱耶斯,同时心里唾弃着自己表现得像个补写了作业要给老师过目的小学生,天知道,一对上这位老板的目光,他就觉得自己无所遁形,浑身紧张得想要发抖。他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做自我介绍,于是连忙补上:“我是杰西•麦克雷。”

“umm……一把左轮,你想把它纹在哪儿,牛仔?”

“呃,就在小腹,斜着纹,偏右边,就这儿。”麦克雷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又敏感地觉得这个动作似乎有点儿太下流,不该对着莱耶斯做出来,不过对方完全没在意他的窘迫,自顾自地把图片用邮箱发送到自己的账号上,然后把pad还给麦克雷,一边加快了用餐的速度,一边又问道:“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我希望能再加个路牌之类的,上面有'66',就这样,没别的了。”

“66号公路?”

“是的。”

“我想起来了,我前阵子在网上看到了你的报道。”莱耶斯放下刀叉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麦克雷,“骑着马走完了66号公路的牛仔——标题大概就是这样。这是为了纪念这次旅行?”

“没错,”麦克雷有些兴奋地睁大了双眼,“没想到你居然还看到过这个!我是说,这篇文章的阅读和转发量都算不上热门,没想到你居然能看到!”

莱耶斯对此只是笑了笑。他站起来,走到屋内打开自己的电脑,从邮箱下载了那张图片,接着打开photoshop,把那张图拉进去。“我们先来设计一下图样。如果你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没有安排的话,可以在这里看着,面对面的交流比网上留言有效率得多。”他说。

“当然,我一整天都可以配合你!”麦克雷积极地说。他拉了一张椅子在莱耶斯左手边坐下来,兴致勃勃地看着他打开海一样的图片库,从中挑选合适的装饰框,把它们和左轮组合起来看看效果。中间他们交流了几句纹身的面积和价格,大部分时间只有鼠标点击的哒哒声和压感笔在数位板上划动的沙沙声,艾米丽进来收走了莱耶斯放在阳台上没动的盘子,并给他们端了两杯冰柠檬水。大致效果确定后莱耶斯把草稿打印出来并透写在一张新的白纸上,用针管笔和铅笔一丝不苟地勾线和添上写实的阴影。在这阶段麦克雷已经没什么事了,他把定金转到莱耶斯账户上后便离开椅子,随意地参观房间,翻看那些画册贴着的便签条,有时候他能在快速翻过的书页中看到一两个眼熟的图案,那或许是纹在莱耶斯两条手臂上的小装饰——没错,在过去的一个下午中,他已经把纹身店老板露在外面的纹身来回看了好几个小时,顺带着还把他经过长年锻炼才能得到的好身材刻在了自己脑子里。莱耶斯对麦克雷在自己的房间里乱晃毫无反应,就好像他并不是第一次见面的客人而是认识多年的好友一样。

“莱耶斯,你手臂上的枪是霰弹枪吗?”

“是的。”

“你为什么要纹霰弹枪,而不是别的什么?”

“你又为什么只纹左轮呢?”

“当然是因为左轮是牛仔该拿着的枪!”

“哈,小牛仔。”莱耶斯不带嘲讽意味地笑了一声,他回过头看着麦克雷,麦克雷也倚着书柜看着他。“因为霰弹枪就该是我拿着的枪。”莱耶斯缓慢而清晰地说,眼角还带着尚未散去的笑意。麦克雷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这个相识几个小时以来露出的第一个笑容,心跳像是被激烈的鼓点带动着,除了这个人、这个笑再也容不下别的了,他知道这种感觉,他被该死的迷住了。

“呃,那么,我晚上还有约,就先失陪了。”该死,这个借口太拙劣了,他想。

莱耶斯微微挑起一边眉毛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好吧,”他说,“完成后我会把扫描图发到你的邮箱,下次来之前可以先打电话,名片在楼下的桌子上,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艾米丽或者黑影会告诉你。”

麦克雷几乎是逃走的。


一周后,麦克雷在心里默念着“定金不能浪费”,磨磨蹭蹭地出现在了店门前。

他原本以为那突如其来的迷恋只是一时兴起,过不了多久就会淡去,然而这一周他不论试图做什么事让注意力分散都会在半途因为联想到莱耶斯身上去而失败。他去超市买一大袋零食准备在自己的公寓里度过只有游戏和电影的周末时他会想到莱耶斯为了保持身材肯定不吃这些垃圾食品,继而更加深入的展开联想:他们在阳光明媚的周末上午看完一部公路片,他有些昏昏欲睡,而莱耶斯推他起来,说阳光这么好我们出去散散步顺便解决午饭……不行,打住。或者他在洗澡,水蒸汽熏得他浮想联翩,他应该把自己清洁干净然后去纹身,莱耶斯会在他的小腹消毒然后一点点下针,但愿那足够痛否则他会忍不住硬起来……不对,停止。又或者他在刷各种社交网站,那篇骑马走过66号公路的报道能不断地提醒他:莱耶斯也看过这篇文章,他甚至还记住了你。他在半夜偷偷摸摸地翻看文章的各种转发和评论,试图猜测那些用户的哪一个会是莱耶斯,还是莱耶斯根本就不会在这种文章下面留下自己的痕迹呢?他看起来就是个思想深邃而不愿在表面流露过多的人,他也许根本就对他看不上眼——不不不,停止无意义的猜测和想象吧,杰西,你应该马上就去那家纹身店见他。

于是他终于说服了自己,踏入店里。

还是和上次他来时一样,没有客人,只有店员艾米丽和黑影在大堂的沙发上坐着,她们靠在一起,用pad在看连续剧,桌子上还摆着没有盖上的指甲油,空气里一股独特的芳香味。

莱耶斯不在,麦克雷松了口气,又莫名有点失落。

“嘿,女孩们,我今天过来纹身。”麦克雷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愉快,就像他上次和她们说话一样。

“嗨,麦克雷。”黑影对他打招呼,“你没打电话过来,我还以为你准备把定金送给我们呢。”

“哈哈,抱歉,下次我会记得的。”

“你可以用我们这里的浴室,我们备有消过毒的浴袍和浴巾。”艾米丽说,“莱耶斯待会才下来,他昨天工作到很晚,所以初步的工作由我来完成。”

“好的,谢谢,艾米丽。呃,不对,等等——你知道我要在哪里纹身对吧?”麦克雷慢半拍地反应到。

“你看起来比外表要保守嘛,牛仔。”黑影支着下巴笑道,她今天的指甲是马卡龙蓝色,看起来像奶油一样可口,“纹在什么奇葩地方的要求我们都见的多啦,而你的连内裤都不用脱下来,用不着害羞,男孩。”

麦克雷确定自己没有脸红,耳朵也没有发热,但他转过身走进浴室的时候还是听到了黑影放肆的笑声。

当他裹着浴袍走出来时,莱耶斯的背影让他惊讶了好一会。

“我听女孩们说了,”莱耶斯一边拿着一次性的针和手套,一边从镜片后面瞥了他一眼——哦上帝,他戴着眼镜的样子真好看,“你害羞?”

“没有,怎么可能?”麦克雷有点狼狈地反问。

“好吧,你没有。”莱耶斯息事宁人地说,黑影在另一边几乎笑得直喘气,艾米丽掐了她一把,她才稍稍收敛一下,把炮火转向她的老板:“噢,加比,以前你可没有这么好心,不管客人再怎么尴尬,该我们动手的还是由我们来。”

加比?麦克雷注意到这个称呼。

“闭嘴,黑影,去做你该做的事。”莱耶斯强硬地结束了这个话题,并带着麦克雷逃出了两个姑娘的势力范围,天知道他这个店长在自己的店怎么那么没有威严。他领着麦克雷来到纹身房,门口是垂下的布帘,能很好地保护客人的隐私也不必担心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牛仔顺从地躺在纹身床上,眼睛忍不住追着纹身师的背影,看着他有条不紊地用灭菌器清洁纹身机,洗干净手带好一次性手套,拿着酒精和医用棉签过来继续给他消毒。麦克雷忍不住说点什么,否则他怕自己真的会像自己担心的那样出现尴尬的反应。

“刚刚我听她们叫你加比,”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那是你的名字吗,莱耶斯?”

“加布里尔•莱耶斯。我以为你看过艾米丽给你的名片。”

该死,你又扣了一分。麦克雷在内心唾弃自己。“事实上,上次走的时候我太着急,忘了拿——今天没有打电话预约也是因为这个,幸好你有时间,加比,”他吐出这两个音节的时候心跳像是被加了强音,他屏住呼吸,等待着莱耶斯的判决——什么都没有,对方像是没有发觉他的那些小心思般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专心做着转印的工作,麦克雷悄悄把憋着的那口气吐出来,为自己补上一句,“看来我真的很幸运。”

“所以我猜你今天走的时候会记得拿走名片,并且下次过来的时候会先打电话过来预约?”

“当然,一定。”

接下去的气氛相当轻松愉快,麦克雷这样的年轻人在想要跟谁聊天的时候一定不会出现进行不下去的情况,而莱耶斯为了缓解客人因为疼痛而紧张的心情也会发起一些话题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当割线完成的时候,麦克雷甚至产生了纹身面积太小以至于这么快结束的想法——虽然那真的有些疼。

“接下来就是打雾的步骤了,你希望今天一次性搞定还是回去休息一下下次来做完?”莱耶斯问。

“下次吧,老实说我觉得有点儿疼,也许休息一下会更好。”麦克雷有点可怜兮兮地做出选择。“打雾的时候也这么疼吗?”

“通常来说,疼痛度只有今天的一半。”

“那我就放心了。”麦克雷给了纹身师一个大大的微笑,站起来小心翼翼地伸了个懒腰。莱耶斯收拾好器具,把一次性的东西都扔进垃圾桶,将房间留给要把浴袍换下来的麦克雷。当他换完衣服走出去的时候,莱耶斯已经不见了,而收银台上摆着一张名片,他走过去拿起来,在名片上,除了店里的座机,还有一串手写的数字,标注是R——那是莱耶斯的手机号码。








就……先这样(。

有没有后续呢,随缘……(。


现阶段自己画的最大问题应该就是画风了吧。赛璐璐一个画风,厚涂又是另一个画风,画起Q版来根本看不出是同一个人画的,太割裂了,想不出统一起来的办法_(:з」∠)_

看起来能掌握很多种风格很6的样子,心里清楚自己只有半桶水,还没半点辨识度。

意识到这问题都两三年了,可还没法解决。17年能搞定吗,愁。

负能不发主博

在努力尝试突破中一次次发现自己并没有所谓的才能。

画到现在,我的一幅画在草稿的时候是最好看的,往后描线上色加特效一步步走,就能看到那种令自己兴奋的感觉一步步被削减。涂鸦很开心,因为只需要表现出最有趣的点就成功了,但每次认真画一幅画时,就能感受到自己的无力,越是临近完成,越感到失落。

画了这么多年,掌握的也就是一点点基础而已了。

还他妈该死的三分钟热度,全靠新鲜感支撑。

一堆坑。

其实我有点相信文谶的。
比如我上周写了噶比受伤,伤口发炎然后高烧被柯基照顾。
现在就在每月一次的流血中,喉咙发炎,发烧,躺在床上,还没有麦爹(。
唉,还是不能随便折腾心头好。

一次医疗记录

唉,短,飞机晚点的片段



麦克雷万万没有想到,超级士兵莱耶斯居然还会发烧。

彼时他们刚完成一个刺杀任务,目标死得干净利落,然而反扑却出乎意料的凶猛,莱耶斯为了能尽快撤离,硬是从枪林弹雨里撕开一条道路,为此他挨了好几处枪伤。麦克雷在这项任务里原本应该与莱耶斯一块行动,但原本负责接应的人出了意外,于是他被长官踢出行动做接应的工作。他接到莱耶斯时对方已经满身鲜血,但意识还很清醒,冷静地甩掉了追兵的大部队,留下几个虾兵蟹将给麦克雷一一点杀,之后便是马不停蹄地急救,转移,回到安全屋。

本来身为改造士兵的莱耶斯恢复力早已超越常人,比这更加严重的伤势、更为恶劣的环境也不是没有,更何况麦克雷的急救相当及时和专业,在路上他的伤口就已经止住了血,抵达安全屋时他的神志也和平时一样清醒,然而在重新包扎后,到了后半夜,莱耶斯居然因感染而发起了烧。

麦克雷处理完他们留下的痕迹,回到屋里的被磨牙声吓了一跳,他拧亮台灯,莱耶斯直直地躺在床上,裹着薄薄一张毯子,牙关咬得死紧,额上汗津津的,麦克雷快步走过去探温度,果然烧得烫手。他拨通齐格勒的内线,向声音还透着浓浓睡意的博士讲现在的状况,把要注意的点一条条记下来。

“总之,这情况很罕见,但也不是没有过,所以你冷静照着以往对待感染的普通士兵那样对待加布里尔就好。”齐格勒强忍着呵欠说。

“好的,谢谢你,博士。”麦克雷低低地说。

收了线,麦克雷先去烧了热水,准备好酒精和毛巾才把莱耶斯推醒。他难得见到莱耶斯这么不带攻击性的时候,眉头还是无意识地微微皱着,半睁着的眼睛里满是茫然,脸颊被烧得发红,张张嘴却根本发不出声。麦克雷把杯子抵在他唇边,他毫无抵抗地被这么喂着喝了半杯温水,才慢慢把自己从那种浆糊般的状态中拉出来。

“长官,齐格勒博士说我的退烧药对你作用不大,不过总好过没有,先把药吃了,然后我给你擦擦汗。”麦克雷有点忐忑,怕莱耶斯犯起倔强拒绝吃药,然而此时他的长官异常配合,吃了药,把剩下半杯温水喝完,在麦克雷掀开毯子脱下他的上衣时也只是含糊地抗议道:“有点冷。”

“你在发烧,长官。”麦克雷说。他拿着温毛巾小心地避开绷带给莱耶斯擦拭,那些肌肉不可自控地颤抖着,莱耶斯深呼吸了一次,像是要把那些灼热的温度从身体里排出去。他的身体平静下来,然而没过多久,他又开始发抖,而且这次他觉得热得要命。麦克雷摸摸他的额头,只感觉比刚才更加烫手了。他只得把酒精兑上温水,一遍遍地擦拭在他的额头和四肢,液体挥发让皮肤表面的温度降下去,但马上身体深处的热量又不断地涌上来。

莱耶斯看起来比之前更清醒了一点,他看着麦克雷忙前忙后,一身狼狈的火药味和擦伤全没处理,不由微微地勾了勾嘴唇,麦克雷注意到这个藏在乱糟糟的胡子里的微笑,马上又端了一杯水过来。莱耶斯摇摇头,低声说:“别浪费时间,我好的很,而你还没把你的任务完成。”麦克雷张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他沉默地把温酒精浇在毛巾上,依次擦过那额头、颈侧、腋下、前胸、腹股沟和腿根。

接近凌晨五点钟时,吓人的高热终于退却下来,莱耶斯早已再次睡去,这次他睡得相当平静,呼吸平稳,肢体放松,看起来不会再有危险发生。麦克雷看着他,琢磨着他冷硬的轮廓,成熟的身体和火焰般的内里,莱耶斯睡得如此深沉,甚至他如此强烈的目光都没把他唤醒,战斗的本能在伤痛和疲倦里暂时地蛰伏下去。麦克雷也睡着了,他趴在床沿,连毯子都没碰到。他只睡了五分钟,便在心悸中惊醒过来,台灯早就关了,一切都非常安静,因此街道上响起的脚步声充满了不安且不详的信息。

他又看了一眼莱耶斯,抹了把脸,掏出维和者检查一遍里面的子弹。他戴好帽子,披上披风,悄无声息地出门去迎战。

复仇

唉,仔细想想丧尸噶正经搞搞还是很有搞头的。


丧尸潮爆发,末日降临,特种兵小队深入腹地打探丧尸情报。九死一生返回人类的基地,唯一存活下来的队长带回了一颗头,丧尸的头。

他说这是丧尸王的头,并且还活着。

科学院立刻接手这颗头。它看起来非常整洁,头发很柔软,皮肤也保持弹性,闭着眼表情非常平静,就像是在睡梦中死去的人一样。但是两颊的肉已经腐烂脱落了,可以直接看到牙齿和口腔,有黑雾一丝丝地从伤口里渗出来。同时有人认出来,它和几年前保护民众出击丧尸最有力的一支队伍两位队长的其中之一长得一模一样。

他的名字是加布里尔·莱耶斯。

此外他们发现头颅对外界的刺激依然能做出反应,当有活人靠近它的时候,它会微微朝着那个方向扭头,眼皮下能看到眼珠在转动;而丧尸一向喜欢的生肉却对它造成不了多大的影响。

研究了一段时间,各种测试和扫描,还从头颅的唾液和血液中提取出一种物质制造出了比以前更加有用高效的疫苗,这批疫苗注射给了志愿者做临床研究。在这期间人们传言丧尸中出现了新的王,那个王没有头部。

严密观察了一阵子,这颗头从没有出现过大的反应,于是对它的警戒有所下降。被注射了疫苗的志愿者们也情况良好,科学院的大家都以为事情会朝着好的一面发展的时候,有一个志愿者失踪,丧尸头颅被窃。调出录像来看,是那个志愿者偷走了头颅。监控里他走进放着头的房间,把它从玻璃罩里取出来抚摸了好一会,像是说了些什么,然后往怀里一抱低着头走了,监控全程没拍到他的脸,还带着帽子。

这时候,前线传来喜讯,一个背后印着巨大76士兵击毙了无头丧尸王。

志愿者从小巷子里出来,看到广场的大屏幕上播放着这条消息冷冷地笑了笑。他已经换了一套很低调的装束,穿着宽大的连帽衫,兜帽拉得低低的,除了皮肤会让看见他的人觉得这个人很不健康以外,没有任何起眼的地方。新闻播完,他转身就走,专门挑落单的小混混跟上去,在四下没人的地方干净利落地解决掉对方,抽出灵魂来吸收掉。每吸收一个灵魂,他就变得更像一个正常的人类。

他开始寻找昔日打击丧尸队伍的队员,每找到一个,他就在晚上潜入那个人的安全屋,拉下兜帽,让对方从梦中惊醒的第一眼就能看到他的脸和脖子上仿佛被针线缝过的伤疤。

“嘿,老朋友,”他用尖锐的指甲捏着猎物的颈动脉,“我来带你下地狱。当然——如果你愿意说出其他人的下落的话,我会让你晚点儿下去。”



前面没写出来的一些背景

*那支队伍就是守望先锋,两位队长是莫里森和莱耶斯

*某股势力视他们为眼中钉,在他们如日中天的时候用尽各种手段挑拨离间,成功把队伍分裂为两派

*莱耶斯变成丧尸是因为他们在阻止一次丧尸潮的时候有人把他推进了尸群中

*莱耶斯的身体和头在被分开后依然能够各自存活,身体能够凭借丧尸的本能活动

*如果身体被杀死,头部就必须再寻找一具身体

*莫里森在莱耶斯找他的时候也在寻找那颗失去的头颅